1. 首頁
  2. 湘財出品

集資800萬送侄兒卻詭異蒸發:背后疑現手段高明算計

撰稿/湘財Plus 排版編輯/湘妹兒?
大學退休教師瘋狂集資800多萬元,轉給遠在千里之外的侄子創業,詭異的是,這家原本風頭正盛且準備上市的公司,在大量資金涌入后,經營狀況突然惡化,直接虧到底褲都不剩,還有一大群債主拼命追債。
今年已年近80歲的王欣(化名,下同)是受害者之一。為了追回近50萬元養老錢,她兩度以借貸為由將所謂的資金管理人告上法院,無奈均被法院以投資關系為由判為敗訴,得到的只不過是一句道歉。
湘財Plus發現,這起由“是投資還是借貸”引發的官司,背后并不是非此即彼這么簡單,或許從一開始就是個手段高明的詐騙圈套。而從那位被列入失信黑名單數十次、堪稱老滑頭的侄子身上可以看出,這對叔侄難逃串通之嫌。
退休教師給千里之外的侄兒瘋狂集資
2010年,湖南某知名高校退休老師李偉(化名,下同)對外稱,其侄兒李澤高在四川達州有家名為恒昌藥業的公司,經濟效益特別好,正在準備上市。王欣介紹,以此名義,李偉在校內向教職員工籌集資金,并分批轉給恒昌藥業,利息按約定利息支付,年利率為4.7%至7.2%。
集資800萬送侄兒卻詭異蒸發:背后疑現手段高明算計
王欣夫婦與李偉發生資金流動明細。
李偉與王欣的丈夫彭勇(化名,下同)供職于同所高校,系同事關系,出于信任,王欣夫婦在2010年10月至2016年12月期間,通過轉賬及現金的方式,分33次支付給李偉582300元。當年的賬本顯示,李偉對每一筆資金都寫明了時間、金額、以及匯入的賬戶、期限、年利率,且有簽名確認。
“李偉在收款憑據上均寫為投資款,同時注明利息多少,將本金和利息分別進行計算。王欣表示,當時并沒有在意這種寫法,只在意了他寫出的年利率,認為借給他的錢是要還本付息的,而他把錢拿去是用于投資,因此聽任他稱其為投資款。
這期間,李偉曾以恒昌藥業資金管理人的身份,給王欣夫婦歸還了155973.67元。不過,恒昌藥業并未恒昌,未如李偉所說的那般如期上市。2016年,因經營不善,恒昌藥業決定停止所有投資人分紅(利息),并稱待恢復正常營業,逐年按比例償還投資人。
2018年3月24日,李偉給王欣手寫了欠條。欠條顯示:2010.10.26至2016.12.19,欠王欣投資款本金余額426326.33元,利息余額50482.87元,本息合計476809.20元。以上投資款投資于我侄兒李澤高(達州市恒昌藥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澤高答應負責歸還。資金管理人李偉。不過,這筆錢并未順利歸還。
集資800萬送侄兒卻詭異蒸發:背后疑現手段高明算計
▲2018年3月李偉手寫的欠條。
50萬養老錢只換來一句道歉
“我丈夫已故,他是一個普通退休教師,家庭并不寬裕,這些錢都是我終生積蓄,養老的錢。”2018年5月,王欣以民間借貸為由起訴李偉,要求歸還欠款476809.2元及延遲歸還還清之日的銀行同期貸款利息。
2018年6月,案件在岳麓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質證過程中,除了金額的認定,李偉對王欣的指控幾乎全部否認。“王欣夫婦參加投資是自愿的,存入的資金都是投資款,不是借款。”李偉表示,雙方不存在借款性質的行為,也無借款條據。王欣所說的付款清單不是借款憑證。
“我只是投資資金管賬人,所訴欠款應由恒昌藥業的李澤高負責歸還。”李偉表示,自己高齡且身患疾病,陷入債務糾紛和生存困境,對于不能立即收回投資款內心不安,只能表示真誠的道歉。
集資800萬送侄兒卻詭異蒸發:背后疑現手段高明算計
▲一審時,李偉稱僅表示道歉
對于李偉的抗辯,岳麓區法院予以全部認定。法院表示,王欣以欠條為依據提起民間借貸訴訟,李偉抗辯該欠款并非借款,而是王欣向恒昌藥業投資的投資款,李偉只是資金管理人,且提供證據予以證明。因此,王欣對李偉的訴訟請求,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一審判決后,王欣以存在缺失程序依據,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錯誤,向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發起二審,并追加恒昌藥業參與訴訟,不過仍然敗訴。
法院認定,雖然“賬單”上注明了王欣支付給李偉的資金數額、年利率標準,但該證據標明為投資賬單,“欠條”中載明王欣投資數額,投資款投資于李澤高處,李澤高負責歸還,因此民間借貸關系不成立。而追訴訟的恒昌藥業也被法院認為不能反證與李偉民間借貸關系成立為由,被駁回。
投資關系如何形成疑遭回避
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判決中只認定了借貸關系不成立,但對于投資關系成立與否未下定論,相關質證在一審、二審時均被法院忽略。
王欣表示,此前從未與達州市恒昌藥業有限公司有過接觸,也未獲許過該公司所謂的接受投資本金的許可。“李偉所借資金,最后流向什么地方,我并不知道。”王欣提供的賬單明細顯示,只標注了借款時間、款項,及利率,并未注明資金流向。
集資800萬送侄兒卻詭異蒸發:背后疑現手段高明算計
▲二審認為王欣未與恒昌藥業接觸是瑕疵
可以明確的是,本案的主體是王欣夫婦和李偉,王欣夫婦出于信任借款與李偉。
退一步說,雙方如是投資關系,股東的權利從何體現。“這些欠款的總額是通過多年形成的,每次借款又是如何獲得被投資公司的股權比例的。王欣夫婦去并未獲得恒昌藥業的股份,且并未作為投資人與被投資人恒昌藥業進行任何書面約定,此案僅與恒昌藥業法人代表李澤高的叔叔李偉,約定了借款數據和利息等。
王欣的律師表示,我國的司法實踐中,通常認為名為投資實為借貸的形式有幾種:

1.所有物的所有權發生了轉移,不能行使對該物的使用權管理、經營權,則無論取得收益否,宜視為借貸;

2.投資協議中未約定或實際上并未參與經營或管理,而且對收益有明確約定,則實為借貸;?

3.在被投資方的賬目處理上只有所有物所有權的轉移,卻沒有資金形成的,則實為借貸;?

4.投資協議中規定了投資收回的期限,而且還有擔保的實為借貸;

5.投資協議中只有約定穩定的回報,未約定承擔風險的,實為借貸。

不過,以上種種被王欣方面證明非投資而是借貸關系的情形,卻遭遇閉門羹。整個審理過程,均回避了這些問題,僅以賬單、標注的“投資”字樣的欠條,及李偉的抗辯,認定雙方系投資關系。

從投資角度考慮,如屬于股權投資,王欣并沒有獲得相應的股東憑證,因此無法構成投資關系,如是資金交予第三方即李偉代為管理,李偉又無相應資質,其面向社會公眾大量籌集資金的行為,或構成非法集資。

集資800萬送侄兒卻詭異蒸發:背后疑現手段高明算計
▲李偉從學校其他教職工處籌集資金的明細。
吞入大量資金卻莫名經營惡化
判決書顯示,李偉從多名教職工處獲取的資金為800萬元,截至恒昌藥業成立債券委員會時,仍欠690萬余元。不過據王欣介紹,僅校內的受害者至少10人,涉及金額或達數千萬元。令人驚心的是,這或許從一開始就是個手段老練的圈套。
先來看看涉案的這家名為恒昌藥業的公司。工商資料顯示,恒昌藥業成立于2004年,注冊資本600萬元,法人代表和總經理都是李澤高,公司位于達州市宣漢縣東鄉鎮,系當地縣城的所在地。
李澤高自2009年獲得恒昌藥業的控制權,最初的出資額為39萬元,持股39.19%,此后歷經多次股權變更,到如今李澤高認繳金額為587萬余元,持股97.97%。恒昌藥業并不是制藥公司,經營范圍顯示其僅僅是一家藥品及藥械銷售公司,曾一度還賣奶粉和農產品。
集資800萬送侄兒卻詭異蒸發:背后疑現手段高明算計
▲恒昌藥業公司所在地
據李澤高叔叔的李偉2010年所稱,恒昌藥業當時準備上市,或確有其事。2011年,宣漢縣公布的2011年服務業發展目標完成情況的自查報告顯示,當年該縣培育了3戶銷售額5000萬元納稅300萬元以上的企業,恒昌藥業就是其中一家。2012年,恒昌藥業還一度與宣漢縣衛健局簽訂衛生應急藥械采購目錄協議書,如發生重特大事件或災害時,可采購調運所需藥品。

集資800萬送侄兒卻詭異蒸發:背后疑現手段高明算計

▲當地政府報告,恒昌藥業曾銷售額達5000萬元
不過好景不長,恒昌藥業此后再也沒出現在官方報道中,至2013年,公司疑曝出發生重大變故。湘財Plus檢索發現,恒昌藥業當年的企業經營狀態顯示為“清算”,這意味著公司準備歇業或宣告破產,進入申請注銷階段。令人意外的是,2014年,恒昌藥業的經營狀態又恢復為“開業”,不過其中披露公司從業人員僅53人。
按正常邏輯,恒昌藥業幾年間從社會吸收了大量資金,僅從王欣夫婦所在大學教職工處就獲取至少800萬元,公司應該越發壯大才對,但年報顯示的情況相反,經營狀況持續惡化,更不用談上市了。
2016年,恒昌藥業的社保繳納人數顯示為0,這意味著公司已經完蛋。
老滑頭入失信黑名單數十次 曾被抓現行
恒昌藥業的老板李澤高今年47歲,控制公司時年僅37歲,恒昌藥業銷售額達5000萬時,他還不到40歲。雖年不過半百,此人卻是個老滑頭。湘財Plus通過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查詢發現,李澤高在多年前就已被立案,成為失信執行人,也就是俗稱的老賴。
幾年間,李澤高及恒昌藥業被列為老賴及被限制消費的次數高達26次,涉及的金額超過2500萬元。李澤高最近一次成老賴是2019年5月7日,被達州當地一家擔保公司追討360萬多元。
集資800萬送侄兒卻詭異蒸發:背后疑現手段高明算計
▲法院對恒昌藥業李澤高下發限制消費令。
這個老滑頭還曾被直播抓老賴。2018年,一場由最高法聯合四川省高院舉辦的“決勝執行難”全媒體直播活動在達州舉行,其中抓的一個老賴就是李澤高。
湘財Plus了解到,當時恒昌藥業拖欠4.3萬元,李澤高既不按規定申報財產,也拒不履行法定義務,且多次拒接承辦人電話,故意躲避執行。調查中,法院發現這僅是恒昌藥業債務的冰山一角,恒昌藥業涉及20余起執行案件,應給付款項達2000余萬元。這與前面湘財Plus查到的情況基本一致。
而據王欣方面掌握的信息,李澤高曾承認,恒昌藥業當時吸收的資金高達6000萬元。
集資800萬送侄兒卻詭異蒸發:背后疑現手段高明算計
▲恒昌藥業李澤高拒絕還債被司法拘留。
直播當天,31名干警抵達恒昌藥業,對李澤高宣讀搜查令后,準備到財務室查賬,李澤高一會兒打電話找人開門,一會兒叫其他工作人員幫忙。正在此時,財務室的門開了,原來里面始終有人。法官現場發現大量進貨單和票據等物,證明恒昌藥業一直在關門經營。因拒不申報財產和履行生效裁判文書確定的義務,李澤高被當場宣布司法拘留15日。
天眼查數據顯示,除了進入執行階段的20多起案子,李澤高及恒昌藥業還有大量官司在身,案由主要以買賣糾紛和民間借貸為主。
叔侄難逃串通之嫌 集資或早有算計
未吸收公眾資金之前,恒昌藥業就做到銷售額5000萬元,光納稅就300萬元,卻在大量資金流入短短一年后,經營情況急轉直下,不得不令人懷疑,涌入的資金是否被變相轉移,包括王欣所在大學教職工在內的所謂的投資款是否從開始就被算計。
而作為李澤高的叔叔,李偉很難不被懷疑存在串通的嫌疑,打著投資的幌子,專門針對六七十歲的老年人,集資借錢。
集資800萬送侄兒卻詭異蒸發:背后疑現手段高明算計
▲此前被法院查封的恒昌藥業公司庫房。
湘財Plus查詢中還發現,李澤高或有惡意轉移財產的嫌疑。恒昌藥業和李澤高曾對外投資了一家名為達州市恒昌益升醫藥連鎖有限公司的企業,這家公司成立于2011年,經營范圍幾乎和恒昌藥業無差,截至目前在宣漢縣擁有109家連鎖藥店。
詭異的是,今年3月12日,李澤高和恒昌藥業均退出股東行列,轉而由一位名為李遠路的人出任法人代表及總經理。李澤高放著上百家藥店的老總不做,拱手讓給他人,令人匪夷所思。聯想到李澤高巨額債務纏身,兩人又同是李姓,或許是金蟬脫殼之舉。
集資800萬送侄兒卻詭異蒸發:背后疑現手段高明算計
▲恒昌益升醫藥連鎖公司旗下藥店。
“借錢給李偉時,我和先夫已入古稀之年,我們絕不會拿畢生積蓄用做一種自己都不知道的投資。”兩次敗訴后,為求個公平公正的法律結果,王欣正準備尋求政法和公安部門介入。
注:文中人物姓名除李澤高外,其余均為化名。

往期回顧

讓長沙人心驚膽戰的拓宇公司:曾獲當地20萬獎勵

致命的共享汽車:車價不到5萬,去年就有人發危險預警

化妝品唯蜜瘦的神邏輯:宣傳減肥之后,又稱助孕誕二胎

28位湖南頂級富豪出爐,這家公司簡直就是富豪制造機

被火速趕出馬欄山的99年妹子,是芒果新銳花旦之一

每天4736萬人被偷聽?風頭正勁的芒果TV被公安曝光

圈地疑云中的長沙北辰:半年凈賺8億,曾以天價拿下李嘉誠沒拿的地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QR code
排列7 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精选单双中特 疯狂飞艇精准预测 广东11选5 5中5计划 精高策略配资 甘肃快3开奖软件 天津十一选五一定牛 体彩开奖日期 广东福利彩票好彩1 广东快乐十分今天开奖 吉林快三走势图定牛 中国黄金股票代码 黑龙江11选5历史遗漏 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江西 36选7好彩1走势图 北京pk拾计划网址